第4版:万水千山
2020年08月01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不灭的军魂

    □ 张国庆

    生活是平淡的,工作是普通的,但有一些人却让这种平淡变得不平凡。中铁二十五局的刘朝晖就像一个小小的齿轮,常年在自己的位置默默转动,虽然渺小,却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1994年,刘朝晖从部队退役,来到原广州铁路集团第二工程公司,也就是后来的中铁二十五局,成为一名筑路工人。烈日下,他的汗水滴落在烫手的钢筋上,隐约升腾起一丝雾气。夜晚,在别人小酌放松时,总有一盏灯因他而亮。灯下,他神情专注,用布满老茧的双手一遍遍核对单据,认真总结每日的施工状况。有人问他:“您这么拼命干嘛?”他回答:“我要对工程质量和工人的生命负责。”从装吊工到材料工,再到钢筋工乃至钢筋工长,参加工作10年来,他对现场土建施工了然于胸。作为一名老兵、一名党员,他踏实肯干,践行着铁建人的责任与担当。

    “非典”肆虐中国大地的2003年,也是令他最难忘的一年。那年6月,长达36米的架桥机意外侧翻,架桥机一端挂在基梁上,另一端悬在广深准高铁上方10多米的地方。紧急救援迅速展开,现场人员必须立即将吊绳挂到机臂两侧的挂钩上。由于平行倾覆,没办法找到一个相对较高的点来悬挂安全绳,这就意味着上去挂钩的人员要在毫无安全防护的情况下,在仅有10多厘米宽的悬空架桥机钢架上行走30多米。

    刘朝晖不假思索,自告奋勇请求上去挂钩。那时还没有安全鞋,他找来胶底的“解放”鞋,将鞋带紧了一次又一次,慢慢走上已经倾覆的架桥机。每一步他都要预估好距离,做几次演练,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迈步。他暗暗告诉自己:“小心、沉着、冷静。”平时不到一分钟就可以走完的30多米,他用了近半个小时。当完成挂钩任务,安全回到地面时,他全身瘫软,衣服早已湿透。

    当怀着6个多月身孕的妻子从湖南衡阳千里迢迢来到深圳,刘朝晖不禁泪流满面。他回忆说,主动请缨的那一刻没有过多考虑,只觉得那是自己的责任,但真正爬上架桥机之后,他脑海里蓦然浮现出父母和妻子的身影。流泪既是因为自己对冒险的后怕,也是因为对家人的愧疚。刘朝晖将这件事深深埋在心底,从未告诉妻子和父母,生怕他们担心。

    当年8月7日,他们可爱的女儿出生。他取自己名字中的“晖”和妻子名字中的“荣”,为女儿取名刘晖荣,就是希望女儿能以他为荣,继承铁道兵的优良传统。

    在青临高速公路项目,施工线路全长8.5公里,刘朝晖每天都要步行对全线施工和材料使用情况进行核查。“如何从总量上控制、做好废旧物料再利用?”“如何做好材料的周转?”一路走,一路想,不知不觉间就走了5万步。坑坑洼洼的工地,把他的脚底磨出一层老茧,风霜雨雪,四季轮转,早已铸就了他的铮铮铁骨。

    刘朝晖曾是一名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还是一名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他更是一个普通的铁建人,二十年如一日,默默书写着属于自己的不平凡的故事。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五局五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