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大路文学
2020年06月30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羊肉汤

    □ 张国庆

    端午节结束前,母亲骑电动车送我到火车站回单位工作。到达车站时,车站旁的一家熟悉的羊肉汤店勾起了我的记忆。

    3年前的那个初春,我还没进入中铁二十五局,只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母亲穿着大棉袄,头裹黄色围巾,穿着厚厚的棉鞋,骑着电动车载着我小心翼翼地行驶在湿滑的路面上,送我到离家18里外的火车站坐车去上学。由于倒春寒的缘故,路面上本已开始消融的积雪,结起一层冰,走在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到了车站旁,街旁稀稀落落的几家小店开着门。母亲冻得通红的脸上糊着被风吹起的几缕银丝,边搓着手边笑着问我:“饿了吧,街边那家小店的羊肉汤不错,上次带你姐一块吃过,今天带你尝尝。”母亲拉着我走进这家小店。棚子里面随意摆放了几张桌凳,桌子上放着一小碟咸菜和几个盛放醋和调味料的小瓶子,零散的几个顾客坐着喝汤。

    我在店里面看行李,不一会儿,母亲拿着两个饼,却只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便进来了,我迷惑地看着她,一向节俭的母亲看懂了我的意思,笑笑说:“咱娘俩一碗就行了,我一会儿再问店家要一碗清汤。”说着便拿起旁边的空碗走出去,我起身跟着过去,只看见女店主眉头一挑,抬了抬眼皮,斜了母亲一眼,用手里的筷子敲着桌上的碗,满脸不耐烦地说道:“加汤的话只能用一个碗,你们娘俩只要了一份,不能再用我们的空碗加汤,要加的话等吃完再加。”然后又白了母亲一眼,转身咕哝道:“没钱喝啥羊汤”……母亲的眼神顿时黯淡,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看着母亲此时的无助与彷徨,我心里咯噔一下,心底似乎被猛地撕开一道伤疤,那种难言的酸痛苦涩从裂缝里翻涌而出。我跑到母亲跟前拉着她说:“妈,咱们再来一份吧,您也饿了。”母亲听到我的声音,回过头,朝我扯了一个笑容,语气里透着坚决,说:“上次和你姐一块吃过,尝过味道了,况且我现在不饿。”

    母亲带着空碗回到桌前,装作若无其事地对我笑着:“你快多吃点,吃完后还得坐车回学校呢。”我低头极力掩饰眼底的情绪,大口扒拉着碗里的泡饼,装作吃了好多块羊肉的样子。接着对母亲说自己吃饱了,让母亲多吃点。没想到,母亲识破了我的心思,佯怒道:“快把肉都吃了,我不吃……”我没犟得过母亲,默默地低下了头,不知怎的,瞬间感觉眼底酸涩,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顺着脸颊落在了桌子上,疼进了母亲的心里。母亲也是眼眶泛红,神态虽还坚定,但语气已经软了下来,边拍着我的肩膀边对我说:“我真不饿,快吃吧。”

    此时耳畔想起母亲的话,她说:每到西瓜秧开花的时候,瓜农只留下一朵花,将其他的花骨朵全部打落,这是因为每个瓜秧的营养有限,瓜秧供大一个西瓜基本就枯萎了。但作为父母,对每个孩子都是一样无私的,就像我对你们姐弟几个都是一样疼爱的,你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妈妈的心头肉。

    想到这儿,我感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涌动。情意厚如斯,百世不足还。

    是啊,我们一生中可能会爱过很多人,他们是天上的星星,而母亲,却是天上的月亮,是独一无二的月亮,在我们找不到路的夜晚,为我们指路。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五局五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