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20年03月26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父亲有张“特别”通行证

    □ 余潇雨

    从小看抗战片长大的我,对影视剧中那些情报人员进出敌占封锁区的特别通行证记忆犹新,这些通行证总能让他们在敌人的视线下大摇大摆地出入。不曾想,这个春节,因为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我们家也有了一张“特别”通行证。

    1月23日,浙江省启动了重大公共突发卫生事件一级响应,防疫战全面打响,我爸爸所在的市场监管局便成为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的一线部门。保证民生物资供应,打击哄抬物价、囤积居奇,督促餐饮、足浴、棋牌室等单位关停,都是他们的工作重心,除此之外还成立了防疫指挥部,增加了相关科室和各基层所的值班人员。

    正月初四,阳光懒懒地照耀着大地,在家待不住的小表妹和阿姨催着去奶奶家田里玩耍。这时台州市内三区道路畅通,国道、省道、县道畅通,村口部分道路开始设卡检查。爷爷奶奶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家里还有些田,平日里除了带带小孙子便是种点蔬菜供家里人食用。在这个人人自危的疫情期间,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庆幸自己还有个种田的爷爷。爷爷的田里种了许多我爱吃的菜,其中就有红花草。红花草,顾名思义就是一种开紫红色花的草本植物。学名紫云英,这种植物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只一颗飞来草籽,就能给大自然带来一片生机。

    随着确诊病例的进一步增加,疫情防控形势越来越严峻,正月初六起,爸爸开始上班,每隔两天就被派到不同地区的市场巡逻。那时各个村道已普遍封堵,乡道也已设卡检查,非本村本乡人员不得进入,一律劝返。到了初十,疫情继续升级。台州三区之间限制通行,非本区户籍人员禁止进入,单位通知全员上班。在爸爸的工作群里,那些住在路桥、椒江、温岭等地的叔叔阿姨们,开始担心能不能回来上班。很快,群里就通知统计住在区外人员名单,由单位统一上报区里制作跨区通行证。从这时起,影视剧里的情景不断上演。为打好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防疫工作人员将凭通行证通过关卡,奔赴各个战斗岗位。

    当天下午,市防疫指挥部发出通告,即日起全市控制出行,每户每两天限一人出去买菜一次。次日上午,爸爸拿到盖了单位公章的防疫工作证,这是半张A4 纸打印的,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通行证,算是通行路条。同日,社区工作人员到家里送来一张出入证明,一户一张,要填写名字和身份证号码,配合身份证使用才有效。从此,我就被家里纳入了“禁止出门”的名单中。两日后,爸爸去菜市场值班,路上要经过两个街道辖区。在这两个街道交界的县道上,已设置了不少测温检查点,他凭单位路条,测温后顺利通行。下午,他们发放了正式的防疫工作通行证,这是加了塑封、有夹子的,可以直接挂在脖子上的工作证。凭此证在疫期,可全区范围通行。这张通行证,有别于社区居民疫期出入证,但这个“特别”,不是享受特权,不能办私事,只能为防疫工作而通行。这张“特别”通行证,承载的是义务和责任,是上级的信任、群众的托付。

    从那日起,管控进入到了最严厉的阶段。所有小区、村庄都限制外来人员进出,本小区、村庄居民凭通行证进出,各乡村街道之间也设置关卡,就连买菜、卖菜者也只能凭身份证按上面登记的地址信息在该区域内进行交易。由于国家的市场干预,商户哄抬价格的现象基本不再,于是爸爸的驻场管理重点转移到了规范商户和顾客的口罩佩戴上,首次发现不佩戴口罩进入菜场的人员给予口头劝说,对屡教不改者进行书面责令整改。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近在眼前,爷爷地里的紫云英也有不少开出了紫色的小花,它们这是嗅到了春天的气息。愿每个人都能像这顽强的红花草一般,在春天里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希望之花!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四局浙江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