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20年02月14日 星期五
  上一期   下一期  
归 途

    □  管嘉欣

    多年前在南部非洲工作的时候,我曾到访南非的曼德拉广场,那里有一尊南非共和国国父纳尔逊·曼德拉的铜像,在其身后的墙上镌刻着这样一句话“It Is A Long Walk To Freedom!”(漫漫自由路)。

    多年后的子夜,坐在以色列航空公司近期最后一班由北京飞往特拉维夫的飞机上,我的内心忐忑不安,对能否被允许入境的担忧、对能否被以色列人无歧视地公平对待的焦虑,萦绕在我的脑海里,10个小时的航程感觉无比漫长。

    2020年元月中旬,我回京参加系列工作会议,原计划在家过了春节再返回以色列工作。然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日趋严峻,我的心里却一直担心着以色列政府是否会因为疫情而禁止中国人入境?外事工作部的张斌部长在群里一再更新着有关国家对外籍访客的入境要求,群里各境外市场负责人也不停地更新着所在国的入境要求。我紧张地致电正在国内休假的同事,让他们终止休假、改签机票,尽快返回以色列,以免被入境新政困在国内。

    为落实中国铁建“海外优先”战略,作为中国土木在以色列市场的负责人,我深感干好在建项目和继续开拓经营的双重压力,心中一直告诉自己,必须尽快返回以色列主持工作!

    1月30日,我开车直奔北京首都机场,又自费从经济舱升至公务舱,这样接触到的乘客相对较少。航站楼内没有了往日的人潮熙攘,工作人员和执勤武警各司其职,旅客们都戴着口罩、静静地等待值机。

    候机的时候,我才发现以色列中资企业商会群里已经有上百条留言,原来是中国驻以色列使馆经济商务处的张幸福参赞在商会群里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亲自落实尚在国内且需要飞返以色列的人员名单。各中资企业争分夺秒,实时更新着这份准备踏上归途的同胞名单,看着屏幕上继续滚动跳跃的信息,那份紧张与揪心又控制了我的思绪。

    终于开始登机了,也许是深知国内防疫的严峻形势,中国旅客都很自觉地戴着口罩,空乘们全程都戴着N95口罩,也会免费发口罩给大家,卫生间里放着许多酒精湿巾可免费取用。虽然广播里没有提到疫情,但大家都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经过10个小时的长途飞行,飞机平稳降落在特拉维夫国际机场。步入到达大厅,一个用希伯来语、英语和汉语三种语言提醒疫情的提示牌醒目地立在扶梯旁,在通往边检的路上还立着四五个同样的提示牌。

    在递交护照过关前,我摘下口罩,用仅会的两句希伯来语与移民官打了招呼,快速完成了过关程序。取行李后和前来接机的老刘汇合,彼此默契地没有握手,减少他接触我的几率。我默默地坐在车的后排,回到宿舍即开始为期14天的居家隔离。

    1月31日,张参赞继续在群里统计着各单位的飞返人员姓名、护照、航班号、单位等信息,原来使馆代办戴玉明公参和张参赞他们已经与以色列外交部、卫生部、内政部等协调多日,确保了航班的顺利成行。

    实际上,1月31日至2月1日,以色列已经收紧了对中国人入境的政策与规定。作为以色列中资企业商会会长,我内心非常感谢使馆领导们的辛勤努力和责任担当!正是他们多日努力,以色列政府部门才特批了部分中资企业的骨干人员入境,确保了有关项目的平顺实施!

    当最后一批抵达以色列的中国人走出机场到达大厅时,早已等候多时的以色列电视台的记者们架着“长枪短炮”,对准了戴着口罩入境的中国人。而居家隔离的我,也陆续接到了以色列业主及合作方的同事和朋友们的电话问候、电邮问候还有微信问候,连平时一起游泳的以色列老爷子Joram都给我送来吃的,让我非常感动。

    微信里,天津的亲戚留言,她曾工作的医院已派出了第三批医护人员前往武汉;微信群里,2分多钟的延时摄影展现了火神山医院的从无到有,再次彰显中国速度和大难面前国人的团结与不屈!

    今年6月,中国土木将迎来成立41周年的生日。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里,中土人在海外历经了战乱、撤侨、飓风、埃博拉、疟疾、登革热、霍乱等,中土人历经了磨难,见证了历史,中土人无不攻坚克难、勇往直前!

    屈原在《离骚》中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今天我要说“归途漫漫其修远兮,吾将奋斗而前行。”此时,我不由地想起那些曾经在境外工作过、战斗过的老领导、老同事和战友们,他们有的忍着身体的病痛坚守海外,他们有的来不及赶回家乡看上病危的父母最后一眼。此时此刻,《长城内外》那悠扬的乐曲再度响起,这正是对坚守海外的中土人情怀的最好写照:大雁飞过老墙,明月照在高台。梦里驼铃驿站,醒来沧海桑田。谁还在挑灯缝衣,将家书,托与邮差……且看我壮志豪迈,问明天此情可待,山河入画,云水间又唱天籁。

    作者单位:中国土木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