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我的报纸情怀

    □ 张亚伦

    今年是《中国铁道建筑报》创刊71周年,与之相比,我还只是个新闻写作新人。虽然自己与《中国铁道建筑报》“交往”短暂,但在和她有限的相处中却情真意切。透过她,我可以触摸中国铁建生命的脉搏,也可以超越文字本身与各路笔者神交。

    还记得在一次铁建报社组织的培训中,《工人日报》总编辑孙德宏老师讲授的“报纸的存亡与当下新闻报道的几个问题”一课,他提到了报纸消亡、当下媒体的变局以及纸质媒介的何去何从。孙老师欣慰地看到《中国铁道建筑报》,这份1948年创刊,发行至今却历久弥新,经久不衰,并且有这么多新闻工作者为之默默坚守和付出。最后,作为一个资深新闻人,他也忧心忡忡地道出了报纸这类纸媒界存在的隐忧,引发了大家更深入的思考。

    其实,唱衰纸媒之音不始于今日。在科技迅猛发展的当下,传统的生活方式被逐渐颠覆。电子邮件代替了信件,信息化技术裹挟着微博、微信等快速传播工具,使人类社会逐渐进入到“全媒体时代”。《中国铁道建筑报》和其他传统纸质媒介一样,面临着诸多考验。在传播界,除了刺激娱乐一下我们渐渐冷漠麻痹的神经,还让我们的时间与思维变得碎片化,最终变成“知道最多却思考最少”的人。但作为纸媒的《中国铁道建筑报》却不会这样,她虽然只是一份小小的刊物,但从不艳羡流行读物的光彩,也不迎合世俗追寻的物欲。她不仰仗浩大的声势,也没有艳丽的外表,她只是寂寞而又困惑、敏感而多思的远行者们的一个驻足处。她只是一块安静的园地,一个供忙碌的铁建人心灵小憩的港湾。她传承的是“铁道兵精神”,咏唱的是劳动的旋律,记录的是铁建人的足迹。纵使在纸媒没落的今天,我们每个铁建人,不管身处何方,只要一张报纸、一支笔,独坐在灯下,就可以静下心来无限思考,一个人就可以创造一个世界。

    大俗必有大雅,浮躁中方显持守。浮华过后是平淡,热闹之后是宁静。多元化的时代,我们无权指责别人,但我们或许可以坚守住自己,在园地中栽秋瓜冬菜,甘苦自尝。

    《中国铁道建筑报》承载着坚守者们追梦的理想。“踏遍青山人未老”,执着的追梦者们必将迎来自己的“故事新编”。那时候,到处是他们前行的足迹……

    作者单位:中铁十四局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