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汉江记忆

    □ 陈昌林

    我出生在美丽的鱼米之乡——汉中市汉江南岸的南郑区胡家营镇。这里是汉江河与冷水河的交汇处,这里的水养育了我的祖祖辈辈。现如今我已离家38年,但儿时的记忆却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在我的家乡,阴历三月桐子树花开的季节,便有人下河游泳。村里四五岁以上的孩子基本都会游泳,小一点的娃儿拽住汉江边的柳树根,在水里刨几下;大一点的娃儿便自由发挥,扑打着水花,离岸而去。夏天时,老师们会带着学生到河边上游泳课,老师把男女生分开,分别到上游和下游学习游泳,蛙泳、仰泳、自由式泳、车轮式、跳水,甚至是狗刨式,几乎全都涉及,所以在我们那里很少有溺水的。到了晚上更是全村男女老少齐上阵,河边一片热闹的景象。平日里我们还会和小伙伴们在水里做游戏,或下河摸鱼,也多有收获,夏天的汉江是我们欢乐的天堂。

    到了冬天,汉江水面上飘着一层薄薄的热气,略显神秘。渔夫在朦胧的薄雾中,用竹竿撑着老蛙船,带上鱼鹰在汉江里开始了辛苦的劳作,自成一副“渔歌唱晚、悠然自得”的画面。

    这里的河水清澈甘甜。自我懂事起,乡亲们无论春夏秋冬,渴了就顺手摘一片大叶子卷成斗状舀水喝,既自然,又生态。

    1975年7月16日,我有幸代表塘坎小学2000多名学生参加了南郑县组织的“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45周年横渡汉江”活动。全县几百人在前面开着大船,水面上还有巨幅标语,浩浩荡荡向对岸的汉中市建国渡奔去,壮观的场面至今难以忘怀。

    我的大爸打得一手好鱼,他的网撒得很圆。记得每到下雨天,田地里无法干活时,他总是一大早就穿着雨衣,腰里拴着鱼篓,手提渔网顺着河边,一网一网打到我们家时,收获颇丰。到了中午,我们一家人行动起来,人人动手杀鱼,姑姑、达达(叔叔)、娘娘(婶婶)们全员出动,蒸面皮(汉中人把米皮叫面皮)、煮鱼、炒菜,加上几瓶城固特曲,一家人欢聚一下。现在想起那个鱼香味道都想流口水……

    在我们村的河边还有一个渡口,大人们去汉中办事都要坐船,我的姑夫身材魁梧,是个撑船的船夫。小时候经常坐他的船,和大人们往返于汉中和南郑。我喜欢在江面上看绿绿的水波和船工们一左一右的招式。后来随着交通的发展,这里建了一座大桥,人们的出行也方便多了,江上的渡船和渔夫也成了回忆。

    17岁的我参军离开了家乡,一走就是近40年,再也没喝上汉江的水,吃上汉中的米。虽然家在西安,却总有回老家的冲动和念想。2014年我有幸加入引汉济渭的行列,成为一名秦岭深处的引水人,也即将喝上我亲手引来的家乡水,它把我儿时的记忆不断延长,更加难忘……

    作者单位:中铁十七局二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