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回 家

    □ 何建忠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马上相逢无纸笔,凭君传语报平安。”初学古诗时觉得难以理解,但年少的疑惑总会在成年后的某个时刻突然释怀。古代的思念是煎熬的,相见是艰难的,一封家书寄出,远方的亲人要等数月或能收到;若赶马探亲,也是路途遥远,困难重重。而今“手机在手,世界我有”,即使相隔万里,甚至跨越国度,沟通也在弹指间。即便如此,千言万语仍抵不上一个深情的拥抱。多少个夜晚,我独自在床头翻阅家乡的老照片,却不如双脚踏在厚实的乡土上来的实在。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前些天我回老家,乘坐的是我们中铁二十一局参建的宝兰客专,心中满是自豪。昔日充满旱烟味的绿皮车被干净舒适的动车所取代,从兰州到秦安的时间由五六个小时缩短到一小时。昔日贫穷落后的西北小县城,一跃进入高铁时代。“现在交通发达,看病、探亲都方便,在黄土里埋头干了一辈子,这次可算是见了世面!”我旁座的一位老乡感叹道。他要去看望在北京上大学的儿子,顺道也见识一下首都的风采。我说:“你看它跑这么快、这么平稳,其中也有我们中铁二十一局人的贡献。”

    时值深秋,透过车窗放眼望去,山上的果树凋尽了黄叶,挂满了红彤彤的苹果,又大又圆。自从通了高铁,小县城的苹果终于走出大山,销往全国,甚至远销海外。从前苹果虽然种得多,但深山封闭了商机,沟壑阻断了销路,只能卖掉小部分,大部分不是留给自家牲畜,就是烂在地里。而今,靠苹果发家致富的农民不可胜数,他们纷纷退耕还林,几年间村民的钱袋子便鼓了起来,当地的环境也得到了改善。大多数果农虽没有多少文化知识,却用实际行动践行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

    我家在农村,出了高铁站还要坐一个小时的出租车。看着熟悉的风景,我不禁感叹真是旧貌换新颜。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湿滑的坑洼土路,铺上了清一色的混凝土;街道两旁的土坯房,大部分都重建了,小洋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政府援建的便民广场宽阔敞亮,还有塑胶篮球场,捐赠的体育器材也应有尽有,整个乡村充满了现代的气息。

    当车行至半山,一排高墩吸引了我的目光,仔细一看,“天平高速公路”六个大字赫然在目,高大的桥墩伫立在汹涌的河流中间,包裹在墩身表面的养护薄膜在夕阳下格外刺眼,桥墩对面的隧道已经贯通,红色的横幅还在洞口猎猎飘扬。我知道,自己身处的中铁二十一局也参与了这条高速路、致富路的建设。

    过了今年春节,这座跨河大桥就要与隧道“牵手”,这条高速公路的启用必将再一次推动当地发展,一条农民期盼的出山之路就在眼前。此时,两岸的果农仍奔走在崎岖的小路上,用手推车一趟趟地转运这秋日的果实。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听到他们在说:“这日子真变好了,等到明年通了车,咱们的苹果又能卖个好价钱。”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一局六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