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山西印象

    □ 林培森

    在修建大西高铁(大同到西安)的5年里,由于工作缘故,我经常在山西地面上就餐。落座后,第一件事就是在小碟子里倒上一点醋。如果打牙祭到高档一点的餐馆里,每一位顾客会被递上一小瓶子保健醋,用小吸管吸着,如同吸食蜂王浆一般。

    山西人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对醋的特殊爱好。山西人爱吃醋,山西盛产醋,关于醋的广告铺天盖地。山西制醋已经有3000年的历史。当我从北京驱车前往项目部报到的时候,途经清徐县,“中国醋都”四字赫然在目。那里每年都举办“醋文化节”。山西醋五花八门,按照生产工艺分为熏醋、黄醋、回流醋、封缸醋、淋醋,按照生产原料不同分为高粱醋、玉米醋、小米醋、柿子醋、果醋。名声最大的是山西老醋。醋助消化,又能杀菌。据山西司机小张告诉我,醋厂工人很少感冒,“非典”时无一染病。

    山西除了到处可见醋的广告之外,汾酒也是那里的名产。山西盛产红枣、核桃。面食的花样很多,有荞麦面、燕麦面、玉米面等等。我来到这里工作的日子里,吃的面食的花样各不相同。当然,其中最出名的是山西刀削面,大师傅用快刀削面团,一根根面条“飞”入锅中,那动作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如同表演魔术一般。

    山西多山,太行山和吕梁山纵贯南北,易守难攻,当年成为“晋察冀根据地”的所在。山峦阻隔,造成山西各地的话多种多样,往往山这边的话跟山那边的话就不同——虽说在我听来差不多,因为我大都听不懂。

    我来山西的那几天,鲜黄色的迎春花绽放。春风吹拂,杨柳也吐出新绿。山西四季分明。山西人夸山西“冬暖夏凉”。夏凉,确实如此,因为山西在夏日只在中午热一阵子,夜里很凉快。对于“冬暖”,我有点纳闷,山西冬日朔风呼号,大雪纷飞,怎么说“冬暖”呢?征地拆迁时介休村民告诉我,山西盛产煤炭,冬天供暖充足,所以“冬暖”。山西是中国的产煤大省。虽说山西有的山光秃秃的,景观并不漂亮,然而山里埋着大量的“乌金”——媒,令人称羡不已。在太原,我发现一家规模很大的研究所,大楼前的一排大字,写着“煤炭研究所”。在火车站,我看到从山西开出去的运货列车,长长的,装满了媒。

    山西与相邻的陕西都是文物大省。古时,中原逐鹿,时序更替,留下众多的宝贵文物。陕西的文物大都在地下,它拥有72座帝王陵,众多的随葬品都埋在地下,而山西的文物则大都在地上,如著名的晋祠、平遥古城、云冈石窟以及五台山上的古寺,都屹立于地面之上。这些古建筑,凝聚着山西厚重的文化。晋祠在太原市区西南25公里处,是游太原必到之处。始建于北魏的晋祠,周边古柏参天,泉水淙淙,是一处大型祠堂式古典园林。晋祠是为纪念周武王次子叔虞而建,这里殿宇、亭台、楼阁、石桥,错落有致,人称山西“小江南”。于此可想象山西当年的繁华市井,而离平遥不远的祁县乔家大院则是巅峰时期晋商的缩影。

    虽然来到山西的时间不长,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作者单位:中铁十五局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