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大路文学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靠谱”与“不靠谱”

    □ 蔡庆荣

    不久前,《人民日报》刊载了一篇《靠谱才会赢》的短文,反复研读,受益匪浅。

    何为“靠谱”?就是指一个人说话有可信度,做事有章法,让人放心。从工作层面上讲,提拔这样的人到一级岗位履职,值得组织信任;从生活角度讲,重情重义,你来我往无需设防,说话掏心掏肺,办事不求回报,凡事值得朋友托付。

    我们再给“不靠谱”的人作幅“素描像”: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有的人不分黑白对错,成了“另类”或“废青”,众人谓之“不靠谱”。工作上,领导交代任务,有的人胸脯拍得当当响,完成不好,理由一大堆,推卸责任不说,还“甩锅”给别人;遇到难题先是躲,躲不过就抱怨、泄愤;与人交流相处,说话不得体,满嘴“跑火车”,说出的话不知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说谎不用打“草稿”,连脸都不红,朋友中自然出现了“信任赤字”。有的人人生志向不明,小事不愿做,大事没能力做,正事不用心做,无特长、本事,整天议论别人长短,嫌单位工作不好,嫌收入低,心比天高,一事无成。有的人品行不端,精于歪门邪道,精于算计别人,精于投机取巧,或成了一个团队里的“混混”,或成为团队中“有你不如没你”的人。

    社会是个万花筒,也是面多棱镜。生活中“不靠谱”的人和事总能“对号入座”。有的人一朝大权在握,信奉“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贪得无厌,恨不能天下财富归己,结果是有命挣没命花,或者是钱入国库,落个家人悲、家风败、儿孙臭的世代耻辱。社会中有人生活不检点,在外花天酒地,家外有“家”。在那些违纪违法的官员案件中,总有与情妇瓜葛的例子,破坏了家庭和睦,触犯了社会公德,如此任性、不负责任,岂止是“不靠谱”?

    “靠谱”,不是别人“封”的,而是靠自己做出来的。“靠谱”的人,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质,就是心中有大爱,胸中有正能量,大是大非面前不糊涂,凡事拎得清轻重,自律意识强,日常言行掌握“火候”有分寸,行事无论有无监督,皆不会有出格行为。

    靠谱,是一种宝贵品质,也是一种公心评判的标准。在电视剧《解放》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细节:当周恩来同志决定派遣地下党同志时,都会陷入沉思:“容我想想,派谁去最合适?”周恩来的这种反复比较的谨慎决策,就是在衡量谁最“靠谱”,谁能完成党的重任的过程。靠谱,在战争年代成了选拔将领的最通俗的标准。

    靠谱,是一种信念,是一种说到做到的应承。制造“两弹一星”,从将军到士兵,他们隐姓埋名,哪怕对至亲的家人都守口如瓶,为党和国家的崇高事业坚守着一个诺言。这种靠谱,表现出的是家国情怀,是国家强盛、匹夫有责的情怀。比如新中国成立70年间,我们在奋斗中曾凝聚出的“铁人精神”“雷锋精神”“红旗渠精神”“塞罕坝精神”以及我们特有的“铁道兵精神”等等。

    靠谱,是一种担当,更是一种“大我”的胸襟。困难面前,靠谱的人不会退却;挫折面前,靠谱的人勇毅前行;荣誉面前,靠谱的人视为动力。真正说靠谱的话,做靠谱的事,并没有“高大上”的修饰,而是内心透着一种成熟,透着一种责任,透着一种严格的自律和不可逾越的底线。

    靠不靠谱是人品好坏的试金石,而靠谱更要靠修养。人的一生,置身于社会,或凡夫小卒从事平凡工作,或身居主位肩负重大责任,如果言行、业绩让人认为靠谱,这就是最好的认可,最高的奖赏。人过留名,雁过留声,靠谱留痕。前有楷模,后有标杆。在任何岗位、任何阶段、任何处境中,以靠谱为做人做事的标准,融入匠心,上升为管理艺术。以靠谱立身处世,铸造美德与品质,你同样会收获精彩的人生。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