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九月和他的爸爸

    □ 陈  辉

    当孩子还沉睡在甜甜的美梦中时,我把他叫醒,告诉他今天我们要去工地找爸爸。小家伙骨碌一下爬起来坐在床上,揉着眼睛,疑惑地问:“真的吗?去找爸爸?”我微笑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与老公都是中铁二十局的职工,他常年奔波在工地,而我虽在机关,却也因每日忙于工作,很少有时间陪孩子。一年到头,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

    幼儿园放假了,孩子天天嚷着要去工地找爸爸。我决定这个周末兑现承诺,满足他的小心愿。收拾好后,他背着心仪的小书包、带着水壶,兴奋地跟着我出门了。到了汽车站,买了车票、坐上大巴车,我们幸福的探亲之旅开始了。

    儿子名叫九月,马上就5岁了。在他一岁多的时候,我还在基层项目上从事办公室工作,为了不让孩子在没有爸爸陪伴的童年里,再缺失妈妈的陪伴,我固执地带着孩子和婆婆去工地上班。回想起那时候,胸前抱着孩子,背后背着妈咪包,手里拖着行李箱,身后跟着奶奶,带着一老一少坐公交、倒地铁、搭火车,几经辗转到项目工作生活,着实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

    在九月2岁多的时候,他的爸爸去了安哥拉,每晚视频成了他们父子俩相处的珍贵时光。九月很聪明,一听到手机视频的响声,就迅速拿起手机,熟练地点击接听,然后迫不及待地大喊:“爸爸,爸爸,你干什么呢?”每次从手机里见到爸爸,九月都笑得十分开心,然后就开始话痨了,“爸爸你想我了没?你下班了吗?”偶尔还会给爸爸唱个《小燕子》或背个唐诗,视频那头的爸爸,总会竖起拇指夸他“真棒,真棒!”

    有一次,奶奶陪九月在项目部院子里玩儿,他看到一个小朋友在跟自己的爸爸做游戏,便拉着奶奶的手非要回家。奶奶很疑惑地问:“怎么不玩了?”九月皱着眉头,委屈地说:“九月难过。”奶奶问:“为什么难过,是不是想爸爸了?”他用小手摸着脑袋说:“爸爸上班,很远,不能来看九月。”惹得奶奶也忍不住偷偷流泪。后来奶奶把这件事告诉我,我听了心里也酸酸的,眼含泪水抱起九月,亲了又亲。

    如今,九月的爸爸已经回国了,在渭南的一个高速公路项目上班,而我通过竞聘到了机关工作,固定在西安,也深深感受到了奋斗后的幸福。

    坐在大巴车上,看着窗外的风景,想着一家人马上就可以一起过个愉快的周末,我跟九月的心情像花儿一样。就在此刻,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挂断电话,我遗憾地对九月说:“爸爸刚接到通知要出差,不能陪我们了……”九月一脸疑惑,很是失望,沉默不语。

    下了大巴车,见到爸爸,他直接冲过去抱住爸爸,嘴里说着:“爸爸,你不是答应带我去项目附近摘西瓜吗?”爸爸无奈地看着他说:“下次,下次妈妈带你来,我一定带你去。”在项目部停留了片刻,九月就跟着我蹭了同事的车返回西安了。

    迎着朝阳出发,伴着落日回家。虽然一天奔波在路上,但过程是幸福的,也算是我跟儿子一次难忘的探亲之旅吧。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局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