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栗 香

    □ 郑荣军

    一日,与妻子视频聊天临近结束时,她突然问起我板栗烧鸡的做法。略加思索后,我把做法精简成通俗易懂的几个主要步骤,又把注意事项反复说了三遍,她似懂非懂地说知道了,而我此时仿佛闻到千里之外家乡栗园里板栗发出的阵阵香气,陷入无尽的回忆中……

    我的家乡叫舒城,位于安徽省西南部,在大别山东北麓和江淮平原之间,是隶属于革命老区六安市的一个小县城,丰乐河、杭埠河绵延几十里穿境而过,这里山清水秀,物产丰富,是全省有名的茶叶和板栗之乡。

    “曹坊山上栗花香,俏不争春花鹅黄。昼蔽骄阳夜驱蚊,栗香伴我当自强。”板栗树因其对生长环境的适应性强、木质坚硬不易遭受病虫害等优点,成为家乡农家房前屋后的首选果树。这些板栗树是我们那儿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每年板栗成熟时,家家都有一笔可观的经济收入,孩子们的学费有了着落,亲友之间的人情往来有了着落,板栗树已然成了家家户户的“摇钱树”。

    外婆家门前有两棵又高又大的板栗树,枝繁叶茂像两把巨型大伞,遮挡住似火的太阳,洒下一片阴凉。童年时,我和小伙伴们时常坐在树下无忧无虑地玩耍,田间干农活的大人们有时也会到树下纳凉歇息一会儿。彼时,外婆就会招呼我们去帮忙搬凳子给大人们坐,大家聚在一起或谈庄稼收成,或张家长李家短地闲聊着,不时发出阵阵笑声。一天的烦恼仿佛都被笑声赶到九霄云外去了。大人有大人的开心,孩子们有孩子们的欢乐。小孩子们对板栗何时成熟更感兴趣,时不时地捡最大的栗蓬敲一个下来,剥开看看,板栗仁最初是乳白色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色泽渐渐变黄,待到栗仁金黄就完全成熟了。生的板栗吃起来脆脆甜甜的,熟的板栗可以烧鸡、煲鸡汤、煲排骨汤等等,味道鲜美独特。秋天喝板栗炖鸡汤,正合秋季补肾的道理,具有很好的养生保健功效。

    提到板栗,给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要数打板栗的过程。每年的中秋节前后是板栗成熟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全员出动,拿着长长的竹竿去打板栗。板栗果实就像一只只绿色的小刺猬,趴在树杈上,在枝叶间探头探脑。因为板栗外面有一层像刺猬一样的外衣,没办法用手直接摘,所以只能远远地用棍子去打。打板栗的时候,这个“打”可有不小的学问。简单来说,就是要有节奏感,对准果子和枝条的交界处用力一挥,板栗就能应声而落。说来容易,实际操作可并不是那么回事,不熟练的人,可能一棍子下去,把树枝打得乱颤,叶子掉了一地,却不见板栗下来。

    把板栗打落后,需要戴上手套去捡。我们捡的时候并不是直接把板栗带壳捡走,而是用剪刀把板栗壳剪开个口子,然后把板栗肉倒出来,再把壳扔到树根旁,当作下一季的肥料。

    打完板栗后,孩子们跟在大人身后,蹦蹦跳跳地回家,因为按照惯例,接下来肯定会有一顿大餐,也许是板栗烧鸡、也许是板栗煲排骨汤。而我最喜欢的,还是母亲做的板栗烧鸡。

    儿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亲手从鸡笼里抓鸡,平时哪只鸡喜欢闹事就逮哪只。家里散养的土鸡都比较野,常常干些追逐小孩子的勾当,所以,一听说抓鸡,小伙伴们都会自觉过来帮忙。一时间尘土飞扬,猫跳狗咬。家乡散养的土鸡味道,真的不仅仅是“鲜美”二字可以形容的。用它作为食材,甚至不需要过多的调料,只需小火慢炖,就能做出一大锅香气四溢的板栗烧鸡。一家人围坐在桌旁,饱尝美食,好不热闹。

    时光荏苒,转眼间,我离开家乡参加工作已经20多年了,家乡的面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村村都修通了水泥路,一幢幢徽派特色的乡村别墅也依山傍水而起,依托互联网,村民们足不出户就可以解决板栗、茶叶的销售问题,家里的经济收入也不再只是依靠那几棵果树的收成了。

    如今,外婆家门前的那两棵板栗树依旧枝繁叶茂,硕果累枝,而外婆、母亲却相继去世了。每到满园栗香的时节,我依然会想起故乡——那座美丽的小城,想起给乡邻们端茶倒水的外婆、锅灶旁忙碌的母亲,想起儿时的玩伴、淳朴的乡亲,这些都是我记忆中未曾走远的美好时光。

    作者单位:中铁十四局二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