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版:政工
2019年11月30日 星期六
  上一期   下一期  
海外11年,老兵初心不改

    图为罗万全(右一)指导“洋徒弟”进行钢筋绑扎。潘碧霞 摄

    通讯员  牛奋香  潘碧霞

    “Comme  a, un par un(这样一个接一个)……”在中铁十七局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84公里项目工地,一名中国男子正半蹲在路基边坡上,用熟练的法语给几名阿籍员工演示如何安装边坡排水急流槽。

    现年58岁、初中学历、曾经的铁道兵、扎根海外11年、培养“洋徒弟”50多名……这些标签全部集中在眼前的这名中国男子身上,他叫罗万全,是中铁十七局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84公里项目的一名综合队队长,也是该公司第一批“走出来”的职工,自2008年参建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W8标项目起,他在阿国已呆了11个年头。

    2008年,刚到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W8标项目时,罗万全是一名小车司机,是司机必须得认路,要认路就得识“字”,可是这对于只有初中文化,英文字母都认不全的罗万全来说,简直就是不可逾越的障碍。

    罗万全常说,司机不识路等同于“瞎子”。为了让自己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他下足了功夫,先是拉着法语翻译用了两天时间走遍了项目驻地及施工现场周围所有的路段,并将路标用谐音译成汉语,绘制了一幅特制的地图,后来这张地图被项目人员拍照、复印过好多次,成为大家出行的“导航仪”。

    不须扬鞭自奋蹄,天道酬勤石开花。罗万全知道扎根海外、干出成绩,不光是嘴上说说而已,还得练就真正的本领才行。工作中,他总是随身带着个小本本,随时记录新学到的法语单词和句子,慢慢地,他不仅生活用语基本熟知了,还学会了许多施工专业术语。同时,他一有空余时间,不是在工程部看图纸,就是到安质部、计划部问东问西,还时不时地帮着大伙儿解决技术难题。“罗叔,您一个司机怎么懂得这么多?” 一次,技术员邓建华问罗万全。“我曾是一名铁道兵,当年在青藏线施工时,就是搞技术的,不过我当年学的现在都落伍了,还是得跟你们年轻人多学习。”罗万全笑着说。

    2015年,二公司在阿国滚动发展,顺利中标特莱姆森连接线项目,既懂技术又会法语的罗万全被任命为项目结构队队长。当时,项目部正在积极实施属地化管理,他第一个请命当“导师”,带当地工人。

    “我知道带外国徒弟有难度,但身为一名老兵,又有着多年阿国工作生活经验,我不去承担这个责任,谁去承担。” 被问及当时的想法,罗万全说。

    从零星使用当地辅助工开始,经过半年时间,项目开始大量聘用当地劳务。然而,如何管好用好当地工人成为当时最让项目领导头疼的问题。不久,项目部开启了“1名中方导师+多名洋徒弟”的人才培养模式,罗万全成为项目部带“洋徒弟”最多的人。在他的精心培养下,50多名“洋徒弟”迅速成长,如今有的已经能独当一面,成为技术骨干。

    2019年,罗万全又带着他的50多名“洋徒弟”转战东西高速公路84公里项目,主攻项目的路基附属工程施工。他们在施工现场时而用法语交流,时而用独创的“手势语”比划,沟通十分顺畅。“跟着罗师傅我不仅赚了钱,而且学到了技术,他是我最尊敬的人。”罗万全的“洋徒弟”阿罕默德说。

    “一路走来,我从小罗变成了老罗,但是始终没变的是那颗向着祖国、向着企业的心。再有两年我就退休了,但我打算趁着身体还好,再干几年,继续坚守海外,践行我的‘初心使命’。” 在2019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学习中,罗万全写下这样的心得体会。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