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11月07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烤红薯

    □ 张淑彬

    天冷了,又到了吃烤红薯的季节。

    准确来说,其实应该叫番薯。番薯有红心儿和白心儿之分,红皮白心儿的叫红薯,白皮红心儿的叫白薯。红心儿的软糯,白心儿的面甜,正如春花秋月,各有千秋。但在我们那里,没有严格的区分,不论是哪种,一律被称作红薯。

    我最喜欢吃红心儿的。

    大学时代,每年这个时候,学校附近就会有拉着特制烤炉的小三轮车出现,小贩在炉子上面摆满又大又胖的红薯,沿街叫卖。好闻的甜香气味儿顺着风飘散,直往人鼻子里钻。

    在微微的冷风里,从远处看到卖烤红薯的阿姨,然后深深吸一口气,向着越来越浓的香味奔去,是秋冬季节里最舒服的运动了。不爱买现成的,我喜欢挑一个大小适中、长相“俊俏”的“半成品”,让阿姨放炉子里现烤。等待的过程中再跟阿姨唠唠家常,兴许还能让她卖得便宜一点,这是一个穷学生的自我修养。

    烤的时候千万不能急,要等红薯表面慢慢渗出红色的“蜜油”才行,“蜜油”越多,代表这个红薯的糖分越多,吃起来才会甜到冒泡儿。待红薯皮差不多“油光满面”的时候,从烤炉里拿出来,伴着若有若无的轻烟,一股浓烈的香味儿袭来。用纸袋子包好,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等温度差不多适合暖手的时候,就可以吃了。

    吃红薯是有讲究的。优秀的烤红薯,皮与瓤相连的地方,会变成亮亮的焦糖色。撕开以后,粘连着“焦糖”的薄薄脆脆的皮,是最棒的美味。就像喝酸奶舔瓶盖儿一样,不吃带“焦糖”的皮是对红薯的某种“不敬”。

    除此之外,红薯心儿也是难得的美味。和西瓜中间最甜的一勺一样,红薯瓤热乎乎的部分格外好吃。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旁,就着低温凝结成的热气,吃着甜蜜的烤红薯,虽然偶尔被烫得龇牙咧嘴,但胃是暖的。

    胃暖了,心就暖了。

    记得小时候,和邻居小伙伴将捡来的落叶、枯树枝,撮在一起,生一个小小的火堆。一边烤火取暖,一边把地里刨剩下的红薯扔进去。因为掌握不好火候,大部分红薯最后都被烤成“黑炭炭”。

    小孩子们不嫌弃,用棍子一个个扒拉出来,使劲往地上摔打,把表面黑炭摔掉一些,拿起来一掰两半,拣中间的心儿吃。吃完以后,趁人不备,迅速在小伙伴脸上抹一把,留下使坏的“五指山”印记。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响起,惊飞一群小憩的麻雀。

    每当想起以前吃烤红薯的时光,都会让我忍不住微笑。小时候简陋的小火堆,长大后走街串巷的小三轮,真是让人怀念啊!

    民以食为天。相比之下,食欲是最容易满足的,比起遥不可及的目标,胃的满足能让人轻易地获得幸福感。人生不如意的事十有八九,如果感到生活辛苦,就去吃喜欢的食物吧,胃舒服了,心就会畅快。

    有时候,会听到很多人抱怨生活艰辛、日子难过。其实,日子总归是有美好的,让生活变坏的是消极的人们。在辛勤工作之余,去吃个甜甜的烤红薯,去追一集好看的电视剧,去给窗台的盆栽浇浇水,去养一只红色的小金鱼,去逗一逗项目部新来的小狗,去读一篇可爱的小故事……这些虽然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但将这些微小的快乐,慢慢积攒起来,就会让我们的生活变的别有风趣、生机勃勃。

    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三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