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11月07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赣鄱春景记

    □ 陈诗蝶

    己亥年二月,偶览《滕王阁序》,引经据典,俳句天成,叹子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之绝句,感余自幼于此,恰值春来,作赣鄱春景记。

    赣鄱春分,冬冰化而入土,寒风退无声息;或有倒春寒,外裹棉携壶,口呼寒气。常三五行人,四季穿衣,相笑而视,亦不为怪。时见春梅暗放,暖阳初升,开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渐有红橙黄绿,嫩芽破土,残枝新接,溪水澹澹出山,稚童笑语盈盈。临街推窗,曦光越檐落壁,疏影横斜轻摇,正春也。

    春和景明,晓畅心旷。滕王毗邻赣江,飞霞相映,楼阁折转,梯台垒而墨笔止,角声悠而羌笛落;浔阳雾起庐山,东偎婺源,北枕长江,飞流直下千尺,九天之上银河;红色井冈遐迩,旧属庐陵,今称摇篮,红白豆衫趁银杏,半枫荷来伴伯株;景德负名瓷都,瑶里玉田,乐平浮梁,千峰翠色得窑变,匡庐山下巧烧瓷。三清龙虎,明月武功,浑然天成接连起,峰林巍峨育人文;宜春樟树,鹰潭萍乡,艺名陈府佳肴盏,逢迎往来是家人。

    江南西道,豫章故郡。环山其中,沃土水乡之名,英杰辈出之地。兼容并蓄,海纳百川,唐宋名家接连出,诗词曲画并蒂开。五柳先生归园居,荷锄南山返自然;晏殊柔情,欧阳独到,倚声初祖促“宋词”,文坛领袖创“文风”;庭坚万里经波澜,点炼成金诚斋体;朱熹儒家理传承,试比天祥照汗青,显祖牡丹亭一曲,各领风骚独当面。洪城子弟才情,得一方土地滋养,借一寸光阴庇护,循循然生长,坚韧不惧浪涛。

    吾得闲庭步于半亩堂前,万物寄生,观芽苗盆树之变,悟左右内外之理。梅花开得春信至,独株孤影绽馨香,金黄油菜连片,夺目且入花间去,谁道春来看梅?鄱阳藏淡水,大雁候鸟南飞地,来年空留双飞影,无来羁绊,可堪湖水静其归。待放纸鸢,看春朝,迎风而上,扶摇借力,又是一片好春光。

    若夫月上而晓风微,鳞波而树欲静,影下绰姿,梁间翕动,方知百虫欲语春。余丙子年生于南昌,学于青山,未尝离赣。观《滕王阁序》,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形容属地之上作,亦感历史之巨变。一身躯骨,二轮年岁,十年书卷,以微薄之绵力,予以故乡。国家兴盛之态势,中部腹地之发展,众心齐力,共助洪城,全初心以得始终。只见八一桥上黑白两座,山人藏青云指江山,红谷新区霓虹辉映,待到秋水庭畔,共赏春江景。

    江左之地,吴头楚尾,粤户闽庭。改革一枪起响,红色属地,新旧文明交替。交通便利,高楼驻地而起,新策助力,临川学子奋起。喜春来,江水涌而航船起,暖风吹而万物生。早露点洒瑶湖,星光熠熠,只见蜂蝶忙采蜜。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读《滕王阁序》,望洪府春景,时代裂变,聚心合力唱响红曲,鼎力兴干共建新城!

    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四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