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大路文学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上一期   下一期  
四方食事,五味人生
——读汪曾祺《五味》有感

    □ 韩  菡

    深夜的时候一定不要读汪曾祺,不然收拾得妥妥帖帖的睡前阅读时光定会被打乱,刷过牙也想再去吃点宵夜,不知不觉中又添了几斤膘。到了穿裙子的季节,扼腕叹息,不知道是该怪他还是怪自己。

    汪曾祺真是写吃食的一把好手,初中的语文课本里学过一篇《端午的鸭蛋》,里面有句话是这么说的,“平常食用,一般都是敲破‘空头’用筷子挖着吃。筷子头一扎下去,吱——红油就冒出来了”。即使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吃到蛋黄是浅黄色的咸鸭蛋时,我都忍不住发出跟汪先生一样的感慨:“这叫什么咸鸭蛋呢!”

    近日来读了汪先生的《五味》,一本谈吃食的38篇散文合集。春日的山头野菜,夏日的绿豆汤粥,秋日的蟹膏清酒,冬日的羊肉火锅,古人的御宴珍馐,如今的街头小吃,甚至古诗文里的“桃花流水鳜鱼肥”“葡萄美酒夜光杯”,或者吃到兴头上来一句“金樽清酒斗十千”,贪嘴的时候“日啖荔枝三百颗”。每一篇都能勾起肚子里的馋虫,好一个深夜放毒。

    汪先生谈吃,更多的是表达对故土的思念和热爱。刚刚提到的高油咸蛋是一,还有炒米、鹌鹑、螺蛳、茼蒿、咸菜茨菰汤等,样样件件,看起来都是不起眼的土特产,但却是外出游子最难以忘怀的味道。想起在国外读书的时候,在只有土豆和豆子的小岛国,每天最想念的就是祖国的美食。中国地大物博,历史悠久,中华美食更是享誉国内外,且不论八大菜系,哪怕只是一把简单的清水挂面,也是温暖的家乡味道。

    幸而来了广东工作,周末总要约上朋友去喝一杯茶。作为一个北方姑娘,看到这些精致的吃食总是忍不住赞叹南方人的巧思妙想。鲜嫩饱满的虾饺,甜而不腻的蛋挞,软糯无骨的凤爪,再配上一壶清茶,与三两好友聊聊家常,谈谈趣事,一个惬意的周末也不过如此。

    除了广东的茶点,我最爱的便是四川的火锅。有句话说,“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我深以为然。火锅,听起来就是格外热情的食物,一大锅汤咕嘟咕嘟,把肉和菜都下进去煮,不一会儿捞出来蘸上酱,冒着热气送入口中。尤其是在冬季里,最好是窗户上结着冰花,隔着窗看着外面的大雪纷飞,屋子里暖烘烘的,真想叹一句“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啊。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走过了许多地方,最怀念的还是故乡的美食。工作了以后,故乡便再无春夏秋季,只有数不尽的凛冽寒冬。哪天起早去楼下街角的小店里喝一碗胡辣汤,配上几颗牛肉水煎包,或者去烩面店吃一碗羊肉烩面,满满一碗下肚,甚是满足。诗里常说“乡音无改鬓毛衰”,而故乡的风味,无论离家多久多远,都是在外漂泊的游子们埋心底的故乡情怀。

    人生五味,酸甜苦辣咸。食物如此,人生也如此。我爱糖水的甜蜜滋味,也爱火锅的爽辣鲜香,但人生不仅是酸甜,更有苦涩艰难。我现在还年轻,并未吃过什么苦,不能为了赋新词而强说愁。但人生路漫漫,任重而道远,要始终坚持初心,砥砺前行。作为工程单位的一份子,常常看到身边的同事背井离乡,为了国家和企业的发展,日夜驻守在工地。工作的辛劳,家人的牵挂,不知道在忙碌的施工现场,他们是否也会想起家乡的一碗热汤和妈妈亲手做的那一桌饭菜呢?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五局电务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