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大路文学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上一期   下一期  
筑路人之梦

    □ 丁习文

    记忆中的第一条路,是80年代家门口那条通往村道的土路。陡长的坡,慢慢向外延伸,走在路上,一不小心,我就会因雨天的泥泞而摔倒。当时三四岁的我,即使迈着小步,膝盖也会被摔出血印子,但我依然向往着路尽头的村道,以及村道外的城镇。那时候的梦想,就是走在干净的水泥路上,看看城镇上那一栋栋高大的商铺,和商铺里诱人的糖果。

    第一次去镇上,大概是在上学前班的时候。爸爸骑着一辆男式二八自行车,载着我行驶在毛石路上。自行车是爸妈结婚时置办的,和妈妈制衣服用的缝纫机一样,给我的童年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我坐在高高的车椅上,看着路旁缓缓向后移动的水田和迎面而来的隐约可见的高楼。车子在坑洼的路上一颠一颠地前行,拐过那道弯,就到了热闹的镇上。跟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90年代初期的小镇,已经是商铺林立,服装店、电器店、玩具店还有各种副食品店。爸爸给我买了热腾腾的糖包子,还有用糖纸包起来的奶糖和一整套变形金刚的卡片。我知道,爸爸过几天要和村里的伯伯们一起去外面繁华的城市打工挣钱。出发那天,爸爸背着一个大包,包里装着换洗的衣服和妈妈塞的红薯干。我和妈妈站在村头,看着爸爸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毛石铺成的村道上。在爸爸的背包里,也承载着我小小的梦想: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坐上汽车、火车,去省城,去繁华的大都市。

    高中课余时间,我偶尔会和同学去看镇子旁边的铁路。那时候,铁路上通过的火车不是很多,火车来时,远远就能听到鸣笛声和车轮在铁轨上滚动时发出的“哐当哐当”声。火车经过后,我们还会爬到铁路上,看着火车慢慢从视线中驶出,那两条铁轨,似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汇成了一个点。不,或许是一个梦,一个农村孩子想要为祖国筑路修桥的梦。高考填报志愿时,我选择了土木工程专业。大学报到那天,爸妈送我走过家门口的小土路,走过毛石村道,又坐车经过平整的水泥路,再到崭新的沥青路面。妈妈手里紧拽着我的学费,我知道,那是他们用血汗换来的钱。

    踏进校园后,我远远地看到了“土木楼”三个金灿灿的大字,那里将是我学习筑路修桥专业知识的地方,也将是我奋斗四年的地方。大二那年,老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贫困学生可以申请助学贷款了,贷款利息全部由财政补贴,还款年限延长至毕业后6年。当我拿着申请单回家时,我看到爸爸紧锁的眉头稍微松懈了。有了国家政策的帮扶,我也能顺利完成学业了。那一张申请单,就像一缕照在我身上的暖阳,让我能更好地向前行走。那时候,我的梦就是多学知识,将来为祖国修建更多的路,让更多的人能更好地向前行走。

    大三的暑假,火车轰隆轰隆,载着我驶向了广州。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也是我第一次走向繁华都市。历经12个小时,我终于到达了广州,到达了我要勤工俭学的地方。那时的我,没想到在几年之后,从长沙到广州,仅仅需要不到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更没想到的是,我那么幸运地参建了那条高速铁路。

    也许是心之所向,也许是梦之所系,毕业后的我如愿加入中国铁建,成为一名筑路人。刚到工地3天就被晒得脱皮的我,也想过放弃。但是看到身边那么多为祖国建设事业坚持奋斗的人,我很快坚定了信念。即使要在45℃的高温下扛着仪器一步步向前,即使要在只有星辰相伴的夜色下工作到清晨,我也要坚持下去。2009年12月26日,我国第一条时速350公里的高速铁路——武广客专正式开通运营。那一刻,我为祖国的迅速发展而骄傲,也为自己是一名筑路人而自豪。那一年,我也乘上了自己参建的高速铁路,不到两个小时就回到了长沙。那一年,在新农村建设政策的支持下,家门口的土路已经变成了平整的水泥路,一辆辆汽车在路上行驶,驶向远方那条更宽更长的路。

    筑路人之梦,是奋斗的梦,是为祖国更加繁荣昌盛而奉献的梦。梦在心中,路在前方。在前进的路上,我深感自豪,因为我是一名铁建人,因为我是一名筑路人!

    作者单位:中铁十九局二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