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版:大路文学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上一期   下一期  
脚下的路

    □ 王慧春 

    世上本没有路,需要的人多了,便要修路。修好的路,天天在走,时间长了,便觉路原本就是在那儿的。

    记得有一次去旅行,从西安到西宁,五个多小时的高铁,我的心早已飞到了人间仙境青海湖。跟着旅行团从西宁出发,乘坐的是大巴车,路过门源时,我知道我们公司有两个拌合站在那儿,但我没想到,就在公路边。从车窗无意中看到的时候,我激动地喊出了声,“在那儿,在那儿,就在那儿。”同伴被我一脸的兴奋,弄得不知所措,一车的人更是不知所以然。

    定了定神,眼前出现了在沼泽地里运送混凝土,艰难行走着的罐车。我想起了我们经理讲的,天一下雨,罐车常常侧翻,眼前仿佛出现了那吓人的一幕。

    一声巨雷响起,大雨倾盆而下,导游的介绍词也变了: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刚才还是艳阳高照的夏天,这会儿便成了风雨交加的春秋,也许翻过这座山,天空中飘着雪花……看着被雨水冲刷过的娇艳的油菜花,我的心里仍惦念着一晃而过的混凝土罐车,脑海里浮现出了施工中的种种危险,我再一次感知到了筑路人的艰难。

    从青海湖返回时,我们走的是青藏线。导游说,这条路是用筑路人的鲜血一点点铺成的,所以也叫“血路”。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影片《青藏线》。

    我曾经看过这部影片,青藏线的指挥长于明远的父亲、年轻的勘测队员永远留在了雪山之中。于明远的战友一个个倒下;于明远昏倒在了工地;回家路上的于明远半路折回,与大家一起扑在盖梁上,对盖梁进行保温;新大桥完成当晚地震再次发生……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隐约可见曾修建过青藏铁路的女同事,一瘸一拐地向我走来。如今的她,走路都很吃力。她在高寒缺氧的高原患上了风湿病,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可只要提及修建青藏铁路的那段时光,她会带着无比欣慰的笑容讲,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带我们走进了人间天堂!

    回过神来,导游正在讲,天天在这风沙荒漠里来回穿行,最让我无法想象的是修建高原铁路的筑路工,是如何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一点点完成建设任务的。另一条进藏的川藏铁路,也正在修建中,预计于2026年建成通车。

    导游的话让我想起了前不久大家踊跃报名上川藏线的情景。大家都深知:修建川藏铁路要面对崇山峻岭、地形高差、地震频发、季节冻土、山地灾害、高原缺氧以及生态环保等建设难题,要穿越14条大江大河、21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是最难建的铁路了。问及一位前来报名的去年刚入职的大学生,他笑答:“修建川藏铁路是中国三代铁路建设者的梦想,我必须要去实现!我一定要乘坐自己参建的川藏铁路进藏,看一看布达拉宫这座民族精华之作的古建筑,无限风光在险峰!”

    正在修建的,已完成修建的,等待修建的,所有的工程项目,向前延伸着的是所有筑路人的人生之路。我一直认为,筑路人的一生有太多的艰辛,数不清的无奈,不是一条平常人该走的人生路。可在这个毕业季里,我看到更多的年轻人,满怀激情地加入到我们这个大家庭里,这让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在《故乡》中写的:“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作者单位:中铁十二局四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