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大路文学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上一期   下一期  
我的工地是甜的

    □ 周思宇

    亲爱的妈妈:

    您好!

    昨晚睡前突然想看看我们的聊天记录,好回味一下前几日聊过的有趣话题,愕然发现里面只有视频通话时长的记录和寥寥几句问候与鼓励。我知道让您在手机上打字聊天真是太难为您了,因此我想通过文字的方式来记录我们的美好回忆。

    一拿起笔,感觉时光仿佛回到了那个车马很慢、见字如面的年代。记忆中无数个小片段纷纷涌现出来,跑在最前面的就是我们坐火车去远方的工地看爸爸的场景。女子本弱,为母则强。在我印象里您就是一个带着俩孩子还可以提着7个行李赶火车的女超人。至今忘不了我们跌跌撞撞地挤上那充斥着泡面、烟草与汗水味儿的绿皮火车,哐当哐当地在路上慢慢摇上个两三天的时候,我们的心情非但没有烦躁与不安,反而是安稳喜乐的。当您带着我和姐姐一路长途跋涉、舟车劳顿终于来到工地看见爸爸时,被爸爸举高高的我觉得在路上吃的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哪怕周围只有冰冷的钢筋水泥,遍地的碎石渣土,但只要一想到这里有爸爸就觉得一切都变得亲切起来。我想,工地可能是甜的吧。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抓一把绵白糖灌在掰开的馒头里就是我们最好的点心,用收集的石笔头儿在水泥空地上涂涂画画就是快乐的一天。那年的除夕夜,工地厨师边叔叔为了给我们几个孩子一个惊喜,费尽心思在掏空的小南瓜里蒸上香甜软糯的八宝饭,塞上豆沙和蜜枣再浇上花花绿绿的橡皮糖做点缀。果然,当我们看见这道小巧别致的南瓜八宝饭时欢喜极了。掀开南瓜顶上的盖子,金灿灿的南瓜内壁衬着飘香四溢的八宝饭好像会发光一样惹得我们争相分食。我想,工地真的是甜的。

    参加工作后,我被分配到内蒙古修高铁。临行之前,您从喋喋不休地对我千叮万嘱到后来默不作声地凝视着我。这一幕似曾相识,我仿佛看见了二十年前这双目光对爸爸背影的苦苦追寻。二十年后的今天,我终于读懂了这目光里承载的满是牵挂与不舍,而我只能选择带着您对我的期待与祝福踏上新的征程。来到工地,一切都是陌生的,却又透着一丝熟悉感,这是爸爸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啊!我最喜欢穿着一身工装奔走在施工现场,这让我想起穿着工装的爸爸冒着严寒酷暑穿梭在工地的样子,我闭上眼,处处都能看见爸爸的身影,我能感觉到他时时与我同在,这让我有种与爸爸一起并肩作战的快感。我们一起见证着一根根墩柱如雨后春笋般矗立起来,一片片桥梁架设起来,一段段路基填筑起来,逐渐在草原上汇成了一条蜿蜒绵亘的钢铁巨龙。过往的行人看见我身着中国铁建的工装,总会停下脚步向我询问通车时间,关心着工程进展情况。作为参建员工,满满的自豪感与成就感油然而生,甚至感觉漫天黄沙刮到我这儿都变成了砂糖,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丝丝的。

    今年年初正赶上工地大干,过了初七我便远赴千里之外的汉中投身到西镇高速公路的建设中。妈妈,您知道吗,它的建成意味着镇巴县将结束没有高速公路的历史。我很荣幸所参与的在建项目再次刷新纪录,为当地居民打开一条通往山外畅行无阻的高速公路。在这里我找到了工作的意义,实现了我的人生价值,也理解了爸爸说起他所参建的项目时那自豪的神情从何而来。

    妈妈,现在正是汉中油菜花开的季节,漫山遍野都是金黄色的油菜花海,一路飘香,好看极了。我托当地居民带了一罐儿野生油菜花蜜给您邮过去,我多想把我在外面见到的一切美好也一并打包给您邮寄回去啊,好让您也尝尝我吃过的蜜,看看我见过的山,听听我吹过的风,走一走我们修的路啊。

    希望您吃了这蜜,晚上能做一个香甜的梦,梦里有山有路有桥,还有我,它会冲淡离别的苦涩,抚平距离的沟壑,化作思念的小船带我驶向回家的方向。

    您的女儿:平平

    作者单位:中铁十八局二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