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版:大路文学
2019年10月02日 星期三
  上一期   下一期  
大山里的乡愁

    □ 陈  竺

    我们每个人的故乡都有一轮明月,它随着时间,随着幡动,随着阴晴圆缺,见证了我们出乡关立志功、不成名誓不归的桑梓影动。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从进入这片莽莽大山开始,节日对于我来说就淡得如同一张白纸。皓月当空,莫名地心头涌上点点涟漪。今夜月光皎洁,站在门前的缓坡上,我仿佛看见了故乡的夜,莫名地被这轮月触动了思念的琴弦,散发着千束万束光芒的圆月压在故乡的天空,让我无意间注意到老父母的霜鬓额纹,拾到一片与故乡泪眼相似的枫叶,看到家乡的白帆耕牛关帝庙状元楼,接着千束万束的光芒便一下子聚拢起来照亮星空,将思绪远去的我带入一个叫作“乡愁”的无边原野中。

    尽管这轮圆月如此了解我,积年累月陪着我,但隔着千里的天涯路还是让我心中遥遥,行迈靡靡。所以我安慰它也是安慰自己,心安处即是故乡,日久他乡也是故乡。

    我深知有一个地方属于我,我也属于这个地方,我熟悉那里的一砖一瓦,一花一草,知晓它的前世今生。它也熟悉我,陪伴我数过天上的星星,看过月光下摇曳的白杨,迎来过旅人的间歇,目送过故人的离去。这些都慢慢地酝酿成我对故乡的思念,发酵成些微可见的乡愁。

    夜已深,乡愁不止。工程人大概都是这样,项目部的欢声笑语也抵不住此刻的凄冷悲凉,香甜可口的家乡菜也化解不了心中的乡愁。

    想起台湾著名乡愁诗人于右任先生逝世,属于他那一辈渴望团圆、明月归故的赤子之心,似芳华遗香永远不会消散,反而会如同古人的低头思故乡、月是故乡明那样历久弥香,沁透每个思乡人的心脾,为我们带来希望和慰藉,成为每个人心底对故乡的祈愿和思乡时的支撑。

    终归兮!故乡之山未必有他乡之山高大巍峨,故乡之河未必有他乡之河宽阔适运,故乡之影也未必有他乡之影清旷明艳,却载得动你我的万里乡愁,千缕相思。

    作者单位:中国铁建大桥局西北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