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走近“仪式感”

    □ 郭瑞瑞

    晨起,梳洗。“仪式感”这个词不期然闯进脑海,回想过往,徒留匆匆。匆匆如流水,一去不复返。心灵空旷如荒漠,不禁惶恐。古人讲究“吾日三省吾身”,审视自我,观照尘俗,保持灵台清明。速食的时代鄙弃宽缓,欲将一切“仪式”精简,彼此不及一句“再见”。

    “仪式”一词古已有之,“仪”者“容表行止,法度也”,“式”者“规制,范模也”。中国素以“礼仪之邦”著称,古时,上至帝王将相,达官显贵,下到平民百姓,贩夫走卒,无不依礼而行,从摇篮到坟墓,无不遵循礼制。即使家贫如洗,无法依照礼制安葬,都要自污其面以示黄泉路无面目相见。春秋时齐国国相管仲就把“礼义廉耻”称为“国之四维”,更进一步引申出“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古人对“礼”的尊崇以及“礼”对社会的重要性,可见一斑。而“仪式”作为“礼”的外化,被普罗大众竞相追捧也就不足为奇。

    飞速发展的今天,“仪式感”在我们的生活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曾记得著名作家毕淑敏参加访谈,有青年人问她生活有什么意义?她微笑沉吟作答:“生活本身毫无意义。”在大家的错愕中,继而接言,“生活本身毫无意义,不过是需要我们赋予她意义。”明代思想家王阳明说过:“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由此观之,“仪式感”恰似一架桥梁,让庸常凡俗的生活与微妙细腻的情感需求得以沟通,又如一面滤镜,让平淡无奇的琐碎焕发赏心悦目的美感。

    德国作家洛蕾利斯在《我们为什么需要仪式》一书中也曾提到“有仪式感的人生,才使我们切切实实有了存在感。不是为他人留下什么印象,而是自己的心在真切地感知生命,充满热忱地面对生活。”正如《小王子》教会我们:“仪式感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仪式感”让生活区别于生存,除了眼前的苟且,诗和远方尤为可期。“仪式感”让事业区别于工作,除去养家糊口,个人价值实现与自我成长更是意义所在。

    “仪式感”不是形式主义,不是虚头巴脑,不是虚应故事。“仪式感”是一种态度,一种虔诚对待生活的态度;是一种要求,一种节节向上的要求;是一种向往,一种追寻内心安宁的向往;是一种安全,一种保有道德感的安全;是一种认可,一种对周全体面的认可;是一种自尊,一种人之所以为人的自尊;是一种情怀,一种耀古烁今的情怀;是一种得体,一种与外部世界融洽相处的得体;是一种传承,一种绵延不断的传承;是一种盛大,一种令人神授魂予的盛大。

    生活饰以“仪式感”,单调呆板重现千伶万俐;工作佐以“仪式感”,烦难的高山蜕变为心旷神怡的坦途;心态伴以“仪式感”,粗糙斑驳酝酿成芬芳的果香。

    作者单位:中铁物资集团招标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