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诗词之快意人生

    □ 亓  裕

    悠悠五千年华夏历史,诗词歌赋浩如烟海,灿若星辰。孔子曾说:“不学诗,无以言。”足见那时诗的用途之广,地位之盛。然而对于今天的我们,白话文早已取代了晦涩难懂的古文,诗词又有什么意义呢?

    读诗之妙,其一在于静心。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读诗让人沉静下来,如春风润物,不知不觉间享受到一种灵魂深处的愉悦和丰盈。腹有诗书气自华,这种珍贵的书卷气让高级化妆品和名牌时装黯然失色,让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磁场。小学时期,我曾经背诵了白居易全篇的《琵琶行》,后来每当感到紧张恐惧,我就在心中默默背诵,竟有了神奇的体会:它能让我忘掉一切的外界因素,回归自己的本心,变得更加沉着自信。

    读诗之妙,其二在于修身。有人曾经这样回答读诗的意义:小的时候我吃过很多东西,大部分已经记不清是什么,但我知道,它们已经成了我现在的骨和肉。读诗,也是如此,它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了你的思想、你的言行、你的形象。于是,当我们喜悦时,可以吟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当我们思念时,可以吟出“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当我们立志时,可以吟出“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当我们惆怅时,可以吟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同的诗人有着不同的情怀,他们或心系天下,或恬静淡泊,或温婉细腻,或雄浑奔放,我们在读诗赏诗的过程中,也体会到了不同的人生际遇。当我们遇到艰难困苦,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内心的文化给养就会适时地迸发出来,在关键时刻四两拨千斤,修正我们的行为,指引我们前行。

    读诗之妙,其三在于鉴赏,诗词歌赋和书法绘画一样,是一种美学的享受,它的艺术造诣是白话文永远无法企及的。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斯曾说:“诗歌是会说话的图画。”试想,“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与其说它们是诗,不如说是一张张画面感极强且意蕴无限的画作。我们读诗品诗,为那些精巧的构思拍案叫绝,如果还能学以致用,写出几句,就更有意义了。

    有人说,每首诗词中,都藏着一种人生。我愿一生徜徉在诗词的海洋,做一叶扁舟,快意人生,永不靠岸。

    作者单位:中铁十二局房地产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