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7月11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老 岳

    □ 许家安

    “我永远记得一位领导曾经说过的话:‘把活儿交给老岳,就两个字——放心!’这句话很短,但是对我来说却很重。”

    在中铁十六局一公司道德讲堂活动现场,岳贤青用他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讲述了自己从事测量工作25年间的那些事。

    这是岳贤青第一次走上舞台,走到聚光灯下,并不擅长演讲的他,却用朴实的话语感动了台下的所有人。

    1998年,岳贤青在当时亚洲海拔最高的公路隧道,也是青海省第一条公路隧道——大坂山隧道建设工地从事测量工作。

    同年11月19日,他的女儿出生了。当时,岳贤青在工地上回不去,家里也没有电话,父亲跑到乡镇上给他发电报。

    11月的大坂山,早已是冰天雪地,大雪封堵了下山的路,12天后,岳贤青才收到父亲发来的电报。看到电报上“喜得千金”四个字,岳贤青伫立在风雪中,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滚烫的热泪……

    “有时候想起测量工作,回想起这25年的经历,其实是比较枯燥乏味的。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作为,没有波澜壮阔的大事件,只有一次次地挽起裤腿跨过江河,只有一次次地扛起仪器爬上高山,只有一串串的测量数据,只有一堆堆的统计稿纸……”

    岳贤青淡定地说,既然从事了这份工作,挑起了这份责任,就必须尽心尽责地完成,哪怕再苦再累,也必须坚持到底。

    在岳贤青心里,他们测量人就是一支冲锋队,总是冲在战役的最前沿。测量工作不同于其他工作,测量是打前站,前站打不好,就会影响后续工作的开展。每到一个新的项目,岳贤青都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熟悉环境,寻找大致目标,然后和设计院交接桩号,详细记录基准点……一切工作都是为了开工做准备。

    测量是工程建设的眼睛,如果有一丁点疏忽或失误,就可能使企业蒙受巨大的经济和信誉损失。为了保证数据的准确性,必须慎之又慎。岳贤青常常和测量队员说:“咱不能出错,必须干好了,否则一切努力都是白干。”为了得到真实有效的测量数据,不管是先前的准备工作,还是测量中数据的采集,岳贤青每一次都认真对待,仔细检查,做到万无一失。

    测量中的复测工作是一项耗时的工作,有时一个GPS点要测两个时段,耗时3个多小时。没有时间吃饭,只能简单地吃面包和方便面充饥。烈日炙烤,风吹雨打,岳贤青对此早已习以为常。

    2007年11月,西格二线新关角隧道开工建设,岳贤青生平第一次踏上青藏高原。

    关角,藏语意为“登天的梯”,平均海拔3600米,气候寒冷,空气稀薄,人烟稀少,最低温度达零下37.5摄氏度。来之前岳贤青没有想到,即使七八月份,在隧道里也必须穿上棉衣。他更没有想到,这一上高原,便在那里待了7年多的时间。

    回望这段经历,很多事情依然历历在目。“难忘并肩作战的同事,难忘艰难的攻坚过程,最难忘的是第一个洞口的贯通。”岳贤青说。

    关角隧道有6个斜井和2个进口。开工后,经过4年的努力,2011年9月1日,1号斜井与2号斜井I线正洞即将贯通。当时,岳贤青和同事、领导站在洞口翘首以盼,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紧张的心情甚至让他说不出话来,只有默默地等待。

    炮声响过,一切尘埃落定,大家焦急万分地奔向洞内查看爆破情况。那一刻,只有岳贤青还站在原地。他不敢进去,他怕有误差,一个人痴痴地站在洞口等候消息。“老岳,隧道没有通!”同事出来后打趣说。然而,看着他们喜悦的神情,岳贤青知道,隧道已经通了!他马上跑进洞里,眼前的一切让他热泪盈眶……

    那一刻,他体会到几年来的苦没白吃,几年来的汗没白流。明亮的隧洞,整齐的隧道,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记忆里,让他永生难忘。

    随后的那几年,他们迎来了一个又一个断面贯通的节点。然而,在隧道里测量,危险时刻都在身边。有一次,隧道掌子面上施放光面爆破轮廓线,岳贤青和同事在前面做放样工作,突然,上方一块碎石掉了下来,刚好砸在他的胳膊上。回想起来,岳贤青依然心有余悸,这样的教训,让他和同事在之后的工作中更加小心翼翼。

    2016年年底,太焦高铁上场。岳贤青从青海曼大公路赶到山西晋中。他带着测量队伍立刻进行现场勘测,熟悉地理位置,以最快时间完成了现场复测和白北乌马河大桥放线测量工作。2018年9月,大桥连续梁合龙。2019年6月,白北隧道全线贯通。如今,岳贤青还在紧张忙碌着,认真对待每一次测量,测算好每一次数据,全力打好项目控制性工程——榆社隧道攻坚战。

    头顶云霞日月,身披风霜雨露,穿行于崇山峻岭,足迹遍布大江南北。25年,从一名普通的测量学徒,到一名技术精湛的测量班长,岳贤青收获了中铁十六局“十大优秀技工”等一连串闪光的荣誉。25年,他精心测量着每一个工程数据,也用心丈量着人生的坐标。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一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