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5月16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青春物语

    □ 周  鹏

    25年前,在那个春暖花开的时节,我即将大学毕业。那是我第一次来到大杨中学。大杨是渭北平原的一个小镇,因为杨树多而高大得名。从那天下午起,我和4名校友当起了大杨中学的实习老师。

    走进校园,学生们都停下步伐,好奇地望着我们。他们轻声细语地交头接耳着,“老师来了,老师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为人师的怦然心跳。

    大杨中学的午休时间并不长,家离学校近的学生可以回家吃饭,而许多住得略远的学生,都是早上带着午饭来学校。

    一天午饭时间,班里一个女同学突然哭着跑来找我,说后排的男生黑子偷吃了她的馍。我唤来黑子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黑子低下头,肩头一抖一抖地说:“老师,我的馍又干又不好吃,我发现前桌抽屉里放着油饼,实在没忍住就给吃了。”

    这名让我心头一痛的男生被大家称为“黑子”。青春期的黑子是班里十足的捣蛋鬼,上衣纽扣掉了也不补,就那么敞着,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上课时要不趴桌子上睡觉,要不就在下边做小动作。

    转眼,“一二·九”就要来了,学校要举行歌咏比赛。眼看各班都在热火朝天地排练,身为实习班主任的我也在为班上的节目着急。我们班选的是《众人划桨开大船》,虽然排练了数天,但是大家还是找不着调。一天傍晚,心烦意乱的我正在办公室发愁时,黑子进来了,他将一盘磁带递给我。我问他怎么找来的,他说是舅舅家的。说完转身就跑了,望着他跑远的小身影,我有一种欣慰的感觉。后来,才了解到小黑舅舅家在20里外的县城,小黑周末特意骑自行车去拿的。

    2个月的实习期很快就结束了,我们正琢磨怎么返校时,一辆面包车停到了宿舍门口,我们一眼认出开车的人正是黑子的父亲。

    黑子父亲说:“谢谢你们的教育,最近黑子变得很懂事,学习成绩也进步很快。知道你们行李多,去县城又没有公共汽车,特意借来辆车送送各位老师!”我们再三推辞,黑子父亲早已把我们的行李装上了车。

    那天走之前,我去班上专门找过黑子,可他不在,同学和我说一下午都没见到过黑子,黑子父亲在学校门口喊了我很久,发动的汽车传来阵阵刺耳的鸣笛声,坐在车上,我心里五味杂陈。转到县城的十字路口,我突然看见黑子正躲在一棵大杨树后边朝着我们的方向张望。

    时至今日,做实习老师的点滴往事早已随记忆慢慢退却,唯有黑子那天不舍的眼神,在我脑海中停留了很久很久。

    作者单位:中铁二十一局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