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5月14日 星期二
  上一期   下一期  
坚守在高原

    □ 郭志杰

    “逢山凿路、遇水架桥,铁道兵前无险阻;风餐露宿、沐风栉雨,铁道兵前无困难。”这是叶剑英元帅在纪念铁道兵组建30周年时的题词。

    黄森林,中共党员,原铁七师34团的一名战士,19岁入伍,从老家湖北随部队开拔到了青海省中西部的格尔木,黄森林所在的部队就驻扎在格尔木旁的一处盐湖上。1977年,部队刚开拔过来,连一个安身之所都没有,整个格尔木一眼望去,只有黄沙、盐池和稀疏的野草,战士们的房子都是用盐池中凹凸不平的盐晶块垒起来的,然后将屋内墙面抹上泥巴,屋顶再搭一排木棍,铺上防雨油毡和一排细竹子。房屋都是现场临时搭建的,更不用说床了。战士们都是在地上铺一层羊毛毡子,再铺上军毯。盐房内都是通铺,大家一个挨着一个,抵御高原上的寒冷。

    “高原上很冷,紫外线也毒,刚到那里脸上先晒掉一层皮,后来皮肤变成了红褐色,嘴唇也经常干裂得出血。”黄森林向我讲述初到高原的情景。他还笑着跟我说:“换了一层皮后,就适应了高原上的生活。”这句“笑语”背后却透露着黄森林对过往艰苦生活的怀念。战士们早上从基站坐军用卡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颠簸来到施工线上,送完战士,卡车便返回基站给战士们拉中午饭。一整天,他们都顶着强紫外线奋战在施工作业线上。这段再也回不去的艰苦岁月是黄森林心中一段带着荣耀、带着刚强、带着正气的记忆。

    当青藏铁路修建到格尔木段时,正好赶上冬季,黄森林所在部队接到的命令是必须在接车当天的夜里将几十节车厢的碎石全部卸完。战士们穿着军大衣,拿着铁锹一锹一锹地铲着冰冷的石渣。“铲着铲着就热了,汗水也浸湿了大衣,穿着宽笨的湿大衣太影响效率,我们索性把大衣脱了。几十节车厢的碎石,等大家卸完再穿大衣的时候,挂在一旁的湿大衣已经变硬了,但战士们冷呀,哪里管得了那么多,直接就穿上了。虽然头上还冒着热气,但眉毛和胡须上却结了冰碴儿,好多人都因此感冒生病了。”黄森林对我讲述着深夜的那场“会战”。

    那个年代,一切都靠人工,那种艰苦是我们这一代人体会不到的。在和黄森林的交谈过程中,我能体会到他对那个年代的怀念,那种经历、那种切身体会是别人诉说不来的,我们只有铭记这种精神,并不断端正自己的工作态度。这种不畏艰苦、坚守到底、心怀刚强的精神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所欠缺的。

    60岁的黄森林仍奋战在云贵高原的毕节大山中,他带着那份精神将自己的力量用在对项目施工安全的监管上。现在,黄森林在毕节市妇幼保健院项目上担任安全员已经两年了。两年间,他将自己的经验传给了新员工。他时常告诫新员工:“安全问题无小事,要严格按照规章制度进行操作。干一行要尽一行的义务,不能敷衍了事。”

    作者单位:中铁十七局建筑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