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1月10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母亲那些话

    □谌启程

    我的母亲是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没上过学,也不识字,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总能三言两语把事情说明白、讲清楚。所以,我非常喜欢她的说话风格。

    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新衣裳穿,但我又不愿意穿着破旧衣裳去上学。母亲说:“秀才不怕衣衫破,就怕肚子没有货。”当我嫌上学路远,翻山越岭读书累时,她说:“少小不努力,大了徒伤悲。”当我听老师讲课听不懂又不敢问时,母亲会说:“学问学问,边学边问。不学不问,哪来学问?”一次,我考试没考好,她很生气地说:“读书不用功,到老一场空。”

    如果村里哪家娶了媳妇或女儿出嫁,她会动情地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这都是修来的福分!”村里有家人娶的儿媳妇不好,导致婚变,她说:“千里挑万里选,最后找个烂疤眼。”有户邻居家景殷实,不幸被一个败家儿子祸害光了,她就说:“细水长流年年有,大吃大喝不长久。”村里一个小伙赌博成瘾,败光了家,她说:“十个赌徒九个输,倾家荡产不如猪。”

    有个亲戚富了起来,喜欢端架子摆阔气,她说:“穷时见人三分笑,富了当面不认人。人一阔,就变脸。”遇到爱炫耀的朋友,她会说:“有麝自然香,何必当风立。”见到对孩子疏于管教的母亲,她直言不讳地说:“母若严辞不溺爱,子必孝顺栋梁才。”左邻右舍中有的妇女喜欢扯家长里短,说些闲话,妈妈一般都静静听着不说话,实在听不过去就说:“是非整日有,不说自然无。”等她们走了,她便对我说:“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有话当面说得清,何必背后瞎议论。”看到有的动辄爆粗口的长辈,她则会说:“为老不尊,教坏子孙。”

    过去那个年代物资匮乏,邻居间借点米面救个急很正常。归还时,邻居总是客气地推脱,母亲就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有借无还,再借不敢。”等条件好了,我有时会花钱大手大脚,母亲批评我说:“精打细算够半年,遇到荒年不受难。”

    母亲那些话不但简洁精准,而且富含哲理,让听者听得清楚明白。在母亲身边听着这些妙语长大,我如同植物吸收养分一样,边感受着语言的魅力,边在潜默移化中受到影响和启迪。

    作者单位:中铁十六局电气化公司

中国铁道建筑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