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版:万水千山
2019年01月10日 星期四
  上一期   下一期  
夜 宵

    □ 柴正山

    1970年底,我刚满15岁便应征入伍,隶属铁道兵八师40团警卫排。1972年,我调到铁道兵兵部工作。1973年春,又被调到中央军委服务处,担任开国中将、原国家计划委员会副主任苏静同志的警卫员。    苏静同志与铁道兵有缘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他相继担任东北民主联军情报处处长,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作战处处长兼教育处处长,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拆毁敌人的铁路线,修复我军被敌军炸得千疮百孔的铁道线,有力地阻击了敌军枪炮弹药、后勤物资和兵员的运输,保障了我军列车畅通无阻,为抗日战争和辽沈战役的胜利及东北全境的解放做出了卓越贡献。    文革期间,国务院各位副总理大都靠边站了。苏静同志当时担任国务院业务组成员,分管铁道部、国家经委和国家计委等5部委的工作,协助积劳成疾、身心俱疲的周恩来总理处理国家事务。他白天辛勤工作,晚上还经常被周总理召去商谈、处理国家大事。    记得1973年严冬的一天,苏静同志本已入睡,但在当晚11点左右,突然要我叫醒司机张怀德,说总理打来电话,要马上去总理家商谈事情。我们立即驾车赶往中南海,到了总理家门口,首长进院,我就和司机坐在车上静候。不知不觉已到凌晨3点,正在车上打盹儿的我,突然听到轻轻的敲击车窗声。一看,原来是总理的秘书过来了,他说:“总理让你们过去吃夜宵。”我深感意外,心想总理这么忙,还想着我们。我和司机有点不好意思地跟在秘书后面,忐忑地走进总理家中。    总理和苏静同志的商谈已经结束,见我们进来,向我俩摆摆手,说:“小同志,辛苦了!吃点夜宵。”并示意我俩坐下。我注视了一下总理,他比前段时间更加消瘦,倦怠的脸上布满黑斑,不过浓眉下的双眼,依然那么炯炯有神。我心里说:日理万机的总理,您真是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呀!愿您老人家多多保重!    很快,炊事师傅端来5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和两小盘咸菜,我不禁一怔:彻夜忙碌的总理用餐竟是这么简单!我和司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总理催促我们,才拿起筷子。总理见我一直没吃小菜,赶忙拿起筷子,向我的碗里夹菜,并亲切地说:“别拘束,趁热吃!”我当时心情非常紧张,不能让首长等咱呀,得赶快吃完,于是就狼吞虎咽地向嘴里扒饭,只知道香,其他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此前,我虽然跟随首长多次见过周总理,但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总理,目睹他老人家的风采,我由衷感到幸福。一位大国总理,居然为我们小战士夹菜,这让我深切体会到周总理的平易近人,感受到周总理对普通战士的关心,也感受到周总理的人格魅力,内心充满了对周总理的敬重。    总理逝世后,我跟随苏静同志为总理守灵。从十里长街送总理,到总理遗体火化,再到举行追悼会,整个治丧过程我都参加了。每每忆起总理通宵达旦为国事操劳,请我们吃夜宵,为我夹菜的情景,我都禁不住泪如泉涌,衣袖都被泪水打湿了。

中国铁道建筑报